追蹤
小江的韓樂部落
關於部落格
小江的韓樂部落主要在記錄小江喜歡的音樂、文章與理財相關資訊,
再加上小江的隨寫與心得感想,
期望與各方好友做良好的交流。
  • 1817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哈韓、反韓 首先要「知韓」

哈韓、反韓 首先要「知韓」

作者:李佳鴻

哈韓、反韓 大解析!


韓劇,尤其是古裝韓劇如《大長今》的大賣,使得韓國文化產業風行全
球。圖為穿著傳統韓國宮廷服飾的模特兒。攝影:Getty Images

 

我國跆拳道選手楊淑君在亞運被判決失格,一時間反韓情緒高漲。網友在網路
上串連反韓、韓國商品銷售成績下降、在台韓國人被排擠等事件,此仆彼起。
媒體趁機大作文章,「韓國人」好像瞬間成了跋扈、粗暴的代名詞。與此同
時,韓國偶像團體「少女時代」和「SHINee」來台,接機的少年少女們熬夜等
待、高聲尖叫……

 

韓國,到底是怎麼樣的國家,讓人又愛又恨?

 

走進「知韓苑」大門,素雅的裝潢是第一印象。接著迎接我們的是一位斯文、
大眼的性情中人──他是國內韓國專家,精通中、韓、日、英語的「知韓苑」
執行長朱立熙。

 

朱立熙一開口就談到楊淑君事件所引起的反韓潮流,他拂了拂桌子,感慨地
說:「這是由於社會大眾普遍不瞭解韓國的民族性,加上媒體的誤導所造成
的。」他認為,台灣社會需要從這次事件中得到正面的教訓,更瞭解韓國,才
能知己知彼,之後和韓國人打交道時才會更靈活。朱立熙爽朗一笑說:「無論
哈韓、反韓,都要先知韓呀!」

 

解析1:

韓國文化,是一種「恨」的文化

說到韓國人的民族性,朱立熙認為,韓國文化是一種「恨」的文化,因為韓國
「錯誤的地理」造成了他們「悲劇的歷史」。他加重語氣說明:「這個國家強
權環伺,以前就是中國攻打日本的橋梁、日本侵略中國的跳板。他們不斷被強
權蹂躪,因此產生了『恨』的民族性。」

 

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蕭新煌在〈韓國人的恨〉一文中,引首爾大學教授金璟東
的研究指出:「『恨』是在韓國近百年歷史當中所形成的一種特殊文化心
理特質,而且融合到韓國人民的情緒和行為體系裡頭,甚至變成一個具有
主宰力量的感情。主要原因是外敵和內爭。尤其是外敵的侵入,更使得
『恨』的情緒加深在各個階層的韓國人心裡,而變成一種極為普遍的集體
情緒。」

 

韓國前總統金大中也曾經公開分析過這種「恨」的哲學,他說:「朝鮮文化已
經成為一種『恨』的文化。我國的人民是憂患和苦難的人民……『恨』是人民
遭受了挫折後的希望,『恨』是正在待機實現人民遭受過挫折的夢想。誠然,
在整個歷史過程中,我們一直生活在『恨』之中。但是,或許正因為我們心懷
家國『恨』,反而一貫能夠安慰和激勵自己,因而一直能夠為了未來而生活。
我們的人民就像田間的野草,在被踐踏之後又恢復生機,受強風襲擊而不折不
撓。……我們具有無與倫比的韌性。朝鮮人兩千年來一直沒有放棄自己的文化
特徵,他們內心裡絕不向邪惡的勢力屈服,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放棄希望。對根
本無法抗拒的命運,他們暫時退讓,但他們始終懷著希望並等待著,在等待期
間又不放過東山再起的機會。他們忍受著巨大的困難,千方百計地堅持下去。
這就是『恨』的本質。」

 

朱立熙補充,對個人的恨,使國民想出人頭地、成就動機強烈;國家的恨,則
讓國民一心洗刷歷史恥辱、提升國際地位。

 

解析2:

大韓民國第一,「做得到精神」

於是,我們看到的韓國人往往上進心強又十分愛國。朝鮮族作家金文學這麼
說:「我發現幾乎所有的韓國人都愛用『我國第一』的口頭禪。」台大政治研
究所一位碩士班畢業生就表示,在學時同所上有幾位韓國同學,因而得以「近
距離觀察」韓國人的「大韓民國第一」精神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全班聚餐時常
見韓國同學發表高論,認為韓國一切都好,說到激動處,還高舉著啤酒在全班
女生面前大聲說:「連女孩子也比較溫柔漂亮!」引來一陣聲討。即使如此,
韓國同學寧死不屈,情願盤裡的菜全被同學玩笑地夾光,餓著肚子也堅持喊韓
國第一。這種以一擋十、堅持「宣揚國威」的精神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

那麼,到底是甚麼原因,讓韓國人可以如此有自信?

 

歷經近五十年的日本殖民和朝鮮戰爭,在1960年代,韓國終於有一個相對穩定
的環境可以專注發展國力。而長期遭到外侮的悲憤情緒一旦有機會「雪恨」,
爆發的動力就非常強大。在1960年代,韓國先以進口替代、後以出口導向為主
的經濟發展策略取得了重大成就,GDP成長率高達8.8%;1970年代,韓國開始
發展化學工業和重工業,GDP成長率為8.5%;1980年代,開始科技產業(家
電、汽車、造船業)的發展,GDP成長率為7.5%。這一連串的經濟發展成就還
贏得了「漢江奇蹟」的稱譽,到1988年主辦第24屆奧運會並成功民主化,韓國
躋身現代化國家之林,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。

 

1998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,重創出口導向的韓國,再加上貨幣大幅貶值、銀
行呆帳問題嚴重,韓國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會(IMF)請求援助。就在此時,
多數韓國人民竟然「共體時艱」,自動自發地把家中的金銀手飾捐給政府共度
難關。

 

知韓苑執行長朱立熙睜大眼睛,似乎不可置信地說:「光是黃金就捐了十億美
元!為了救國家,他們覺得這是應該的。」

 

因為韓國全民上下齊心,加上金大中政府大力改革,開放國內金融市場、整頓
財閥,在亞洲金融風暴中,最先全面復甦的國家就是韓國。

 

朱立熙形容韓國人常掛在嘴邊的──「做得到精神」(Can Do Spirit)──
就是天下無難事,只要去做了,就一定會成功。
確實,「做得到精神」激
勵了經歷過殖民、戰爭、爭取民主和金融風暴的韓國人,讓他們雖然身處逆境
但仍堅持努力,最終東山再起,「報仇雪恨」,令全世界刮目相看。

 

解析3:

重視外表,「只許贏不許輸」

但是或許正因為太重視雪恨的「成果」,令韓國人普遍有非常重視表面輸贏的
心態。朱立熙解釋,為了出人頭地,不被人看扁,韓國人必須積極進取,探究
各種可能性,也充滿野心。「他們先前最大的敵人是日本,早期是反日而且仇
日;戰後的發展策略則是知日、超日、剋日。2001年起,『三星電子』的淨利
已經超越『新力』,能和日本品牌匹敵。」

 

在體育競賽方面,韓國人更將「只許贏不許輸」的心態表現得淋漓盡致。朱立
熙認為,為了勝利,有些韓國人並不是非常重視運動家精神。除了在國際賽事
上的裁判屢遭爭議外,朱立熙指出,韓國人打籃球常有小動作,「例如他們被
撞一下就倒在地上裝死,少則5秒,多則20秒,藉此爭取休息時間。不過他們
認為這是球技之一。」

 

在個人層面,韓國人則十分重視外表。韓國的整型、紡織、成衣等工業特別發
達,連前總統盧武鉉都去割雙眼皮,並在大選前注射肉毒桿菌。韓國女子更是
精研化妝技巧,她們喜愛「濃妝」效果,在外一定化上「全妝」,不像台灣女
性習慣淡妝,常常塗個口紅就出門了。這種愛美的觀念走向極端,就是整容成
風。根據首爾大學醫學院教授柳仁均的報告,韓國女大學生中52.5%有美容整
型經驗,82.1%希望做一種以上的美容整型。送女兒、朋友「割雙眼皮手術」
當禮物的情況更是司空見慣,這不能不說是過度重視表面的社會風氣所帶來的
後果。

 

解析4:

群體意識強,「我們」最棒!

韓國除了重視外表之外,還是一個特別重視團體意識的社會。師大韓語名師王
清棟接受訪問時,笑著回憶在韓國教書的生活:「韓國人是單一民族,長相差
不多,我在上課的時候常常會覺得這個同學怎麼長得跟另一個同學很像,只是
SIZE不一樣。」

 

而因為是單一民族,韓國人強調「我們」的概念,也就不難理解了。「在韓
國,如果你們是好朋友的話,常常用的東西差不多,染得頭髮都一樣、剪得髮
型也都一樣,這樣才叫作好朋友。他們團體意識很強的,韓國有一個字叫做
『咱們』,像中國人和台灣人常說『我家、我爸』,可是韓國人都是用
『我們爸爸、我們姐姐、我們的學校』,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他們會說『我
們的老公』,他們把整個國家當成一個群體,就是『咱們』。」
王清棟表
情生動、語調熱情地解說。

 

這樣一個重視「我們」的國度,在正式場合,對「上下倫理」就非常要求。
們會依家世、職業、性別、年齡等作為區分身分尊卑的基礎,從而有一個
嚴格的人際關係準則,包括使用的語言都有敬語、半語、卑語的區隔。

位從中國到首爾大學理工學院留學的研究生這麼形容:「在韓國你常常能看到
這樣的事情,年幼的人和年紀較大的人討論一件甚麼事情的時候,年長者在無
理可講的時候,往往就會大聲講一句:『你今年幾歲啊?』這樣一問,年幼的
人就不作聲了。不管對錯,很多韓國人是不能容忍年齡小的人冒犯年長者
的。」

 

在這種階級嚴明的社會中,乍看之下,長者好像有許多特權,但其實長者也負
有照顧幼者、弱者的責任。「出去吃飯前輩要掏錢,後輩生活上有甚麼困難前
輩要幫著解決,後輩學業和觀念上的問題前輩都要照顧。在韓國,如果後輩
跟著你,你卻不能照顧好他,旁邊的人都會覺得你有問題。」

 

而日常生活中的緊張,到了非正式場合就會得到抒解,韓國人和日本人是全
世界最喜歡在下班後去「喝一杯」的民族。
到了晚上,不分上司和下屬都會
一塊兒出去吃飯喝酒。王清棟這麼形容:「這時也沒有甚麼階級高低上下之分
了,比如白天是甚麼部長、長官等等,晚上就變成某某兄弟;氣氛也都很好,
大家就想趕快喝醉,有時候是真的醉倒,有時候是假裝喝醉,喝醉的好處就是
平常上班不敢講的話,透過這個時候說,就靠這種非正式的關係來表達一些沒
機會表達的事,或是吐露真心話,抒解壓力。」

 

在另一方面,正是因為整個國家的人都是一家人,所以韓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
屬於一些社群,如京畿同鄉會、首爾大學同學會等等,王清棟表示:「像是宅
男這些詞彙,在韓國來說不可思議,到處都是層層的關係,有很多社交活
動去維繫很多的關係。」也因為是以群體為主的社會,所以韓國人的人際
界線並不清楚,「個人主義」在韓國行不通,才認識幾天的陌生人就會開
口問薪水多少、感情狀況,朋友間借貸、共享財物、把對方的家當成自己
家等,都是常見的情形。

 

但也因為大家都是一家人,韓國人很重情義、對待朋友特別熱情,朋友有難時
也會盡量幫助,因為「你的事也是我的事」。同時,他們直言不諱,因為都是
自己人,一般情況下較能包容不同意見,使得韓國人能說善道、表達欲強。

 

反過來說,對「外人」,韓國人就不太留情面了,為了追求勝利,他們不
介意偶爾使出小手段。於是在運動場或商場上,有時就會出現爭議,這也
是與韓國人打交道時需注意的地方。

 

這,就是令人又愛又恨的韓國人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朱立熙小檔案

現任:

.「知韓苑」創辦人兼執行長

.國立政治大學韓文系、新聞系兼任講師

.「台灣東北亞學會」常務理事

 

學歷:

.美國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所日本研究碩士

.南韓延世大學大學院歷史科碩士課程

.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東方語文學系學士

經歷:

 

.《中國時報》攝影記者第一名入社、《聯合報》駐漢城特派員、《中國時
報》主筆兼國際新聞中心主任

.《自由時報》編輯部顧問兼國際新聞中心主任

.《Taipei Times》總編輯

.超級電視台新聞部總編輯

.中華電視公司副總經理

.行政院「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」董事

 

看雜誌 第81期 2011年2月17日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